导航 中国设计之窗设计资讯详情

更多

作品备案盖章纸质证书需另出工本费,邮寄到付!

日本设计师Naoto Fukasawa的直觉设计

设计名家
7天前 1025 5

naoto fukasawamilk_carton.jpg

Naoto Fukasawa,这里目前使用最多的关键词之一。现在又一次提到他,因为最近有两篇文章介绍他,Metropolis杂志(大都会)的Without Thought,和IHT(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国际先驱论坛报)的Naoto Fukasawa: 来自形式上的直觉功能。这两篇文章比较相似,而且有些内容我们以前没介绍过,可能对你有所启发,就整合一下。

街道边扶手栏杆上有一个空牛奶盒,火车站盲道上的香烟屁股,自行车篮里出现的空饮料罐和糖果皮,这些情景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Naoto Fukasawa认为这种看上去偶发的行为是人对扶手,盲道和自行车篮的潜意识直觉反应,好像它们就是为这个功能设计的。Naoto Fukasawa设计了大量各领域的产品,成为日本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师之一,他努力使人们也像上面说的,将垃圾扔进自行车篮一样直觉地使用他的设计。“你不需要用一个说明书去告诉人们怎么使用,它必须很直觉的,让人们自然地去使用。”

Jasper Morrison这样评价Naoto Fukasawa,“他擅长将幽默、概念和功能融合到一起,非常自然,人们可以很快接受,无需任何说明。他在直觉层面传达物体的意义,我们无意中接受他的信息,伴随这一种交织混合的感觉:明白设计里面的聪明得到的快乐以及操作一件新东西的惬意。”
 

Naoto Fukasawa无疑是少数几个设计师之一,既能创造实现功能的漂亮产品,同时还是一个新概念主义者,关心物体的抽象质量和创造新的设计,革新技术和改变行为。

Naoto Fukasawa毕业后在Seiko干了8年,然后去IDEO,当时IDEO只有15人(那时候还是叫作ID TWO),认识了Sam Hecht(Industrial Facility的创始人之一),因为俩人都是烟鬼,经常溜到屋顶边猫烟边谈论美国社会和日本社会的复杂性和对立面。Sam Hecht回忆那时的Naoto Fukasawa非常学院派的,本质上是一个形式主义者,而且在这方面(造型能力)是最优秀的一个,不像当时的那些瑕疵产品,到现在他的形式还有有它的本质。

当时Naoto Fukasawa去IDEO面试时还带了一个翻译,虽然他知道如果可以的话他需要通过英语和他们一起工作,但带翻译的原因是他非常想把自己介绍给对方,而且认为如果不带的话也许会后悔。Tim Brown(IDEO CEO)回忆当时说:“很明显这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家伙,而且他创造物体的手艺让人印象深刻。”

在当时的IDEO(即ID TWO),Naoto Fukasawa除了见客户和做观察工作,还有了他的第一个机会去发表关于设计哲学方面的想法,每个星期五IDEO的一群设计师会在一起喝几杯和相互吹牛,那时候突然想到一个点子,就是每星期请一个人来作报告,让会议变得更有意思,Naoto Fukasawa建议一个有意思的想法,就是每个团队成员都来讲讲他们自己的哲学以及他们的文化怎样影响了他,所有人都答应了除了一个条件–Naoto Fukasawa先。

所以结果就是Naoto Fukasawa向大家呈现了hari这个东方哲学(Tim Brown认为这对Naoto Fukasawa来说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因为给了他一个发展自己想法的平台。),hari翻译成英文就是“tension”,但是不太正确也很难解释,在日本,如果一个年轻人的皮肤很光滑,就可以说是hari的皮肤,用来描述一个精力充沛的人也可以称作hari的人。在metropolis的采访中,Naoto Fukasawa用图来解释hari,画了一个人,然后画了箭头代表外力,“如果我要成为一个优秀设计师,我就要去改变我身边的力量,我把这种力量推回去,就达到了一种平衡,如果这种力量比我们的内力还有强,那么它们是不是侵入到我们里面?如果我的愿望或目标很强大,那么就把这些箭头给推出去了,这很容易理解。hari的意思就是那里有一种平衡,在这两种力量之间有着很好的一条平衡线。在产品设计中,hari的意思就是找到一个最佳的形状来表达这个物体,甚至是物体表达了它自己。由它的外在环境来决定这一个形状,比如人,时间,使用方式等。”

Naoto Fukasawa在美国工作让他能再度审视日本设计,在日本,物体和环境之间的关系被认为是更重要的,他停止创造有意思的外形而更多专注于物体之间的关系。1996年Naoto Fukasawa回到日本成立IDEO东京分公司,通过举办”Without Thought”的设计workshop来鼓励设计师创造更直觉的产品。2003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Tim Brown说他的离开是无法逃避的,在IDEO工作多久只是时间问题。),创建Plus Minus Zero(±0),和Issey Miyake,Taku Satoh一起负责21_21 Design Sight这个日本设计博物馆,重新定义设计在日常生活中的角色(21_21 Design Sight第一个展览巧克力就是Naoto Fukasawa策划的),并和Jasper Morrison一起促成Super Normal展。

Sam Hecht说Naoto Fukasawa头20年是在理解形式,而现在是投身于ideas,Naoto Fukasawa之所以特别,是因为在这两方面他都到达了很深的深度。在回到日本后,Naoto Fukasawa有了一些根本的改变,在美国的时候,设计师开始疑问他创造的形状,在他新理念的帮助下形成的形状(即上面的hari),“每个人都会说‘哇,Naoto,这个设计非常棒’,我也认为很棒,但是我有疑问,为什么它需要那样一个形状。”形式并不足够,Naoto Fukasawa开始从专注于纯粹的视觉上向前跨出一步,他的概念开始涉及到抽象和富有表现力的东西。“在工业设计中,这是很根本的一步,也许是他做过最勇敢的事。”Sam Hecht说,他和Naoto Fukasawa一道成立了IDEO东京分公司。Tim Brown认为他回到日本对他非常重要,他用自己的语言来设计。从一个为别人创造产品的人转变为一个创造产品关系的人。

在metropolis的这篇文章中,Naoto Fukasawa向作者展示了一张照片,就是靠在墙上的一把雨伞,雨伞的头部正好就在地砖的接缝处,让雨伞有了一个稳固的姿势,在1998年的时候Naoto Fukasawa把这张图片展示给Bill Moggridge和交互设计先锋Bill Verplank,问他们是如何来描述这张图片的。“Without thought”是两人一致的回答,不像hari,这个词是一个西方概念。Naoto Fukasawa说这是一种非常棒的观察方式,比如当你喝水的时候,你不会去思考这个玻璃杯,你从它那喝水。和开头的那几个例子一样,Naoto Fukasawa的设计让人们自然自发的使用:Without thought。

Jasper Morrison在Naoto Fukasawa的新专著《Naoto Fukasawa》中写道:“Naoto经常在意他的创意从何而来,如同讲述他怎样来设计某件东西的故事成为理解它的一部分。”(在下面的举例中可以体会这一点)Naoto Fukasawa在《Naoto Fukasawa》讲述了他的演化。

Naoto Fukasawa正在做一个研究型项目intelligent walls-智能墙,其中一些物理物体比如电视机和空调系统等将会消失(可以参考前文LG ARTCOOL空调),它们将集成到环境中,而他目前为Muji 和 Plus Minus Zero设计的这些产品是这种理念的先前探索。(也可以从他设计的ideal house cologne看到一些类似因素)

“Naoto Fukasawa有着能将复杂变成简单,丑陋变成漂亮,陈旧变成崭新的魔力,他可以亲吻一只青蛙而让她变成公主。”Konstantin Grcic这样评价Naoto Fukasawa。

~~~~~~~~~~~~~~

开头的那幅牛奶盒放在扶手上的照片来自于IDEO的人因设计主管Jane Fulton Suri《Thoughtless Acts》( Observations On Intuitive Design ,直觉设计中的观察)一书中(via: Signal vs. Noise),我们前面也提到过。

Without thought和Thoughtless Acts,Naoto Fukasawa和IDEO是相互交织联系的,但是也有着区别,也部分显现者东西方的(设计)思维的差异,Without thought仍然是一种thought,是一种zen的思想(这是最吸引西方人的东方思想);而Thoughtless Acts则强调后者Act,更偏向于数理性的行为。

在 Insights from “Thoughtless Acts”这篇文章中,提到Jane Fulton Suri通过观察寻常人做寻常事中来分辨消费者的需求,观察孩子刷牙,观察父母亲推婴儿车,病人在急诊室就诊等等,通过观察去发现改进体验的机会,而这些经常是潜在的东西。这篇文章中有一些详细的案列介绍。以及参考Creative Generalist对Jane Fulton Suri的访问,可以了解更多。

~~~~~~~~~~~~~~

下面为Naoto Fukasawa: Intuiting function from form这篇文章中所举的几个例子。

Printer naoto fukasawa
 

和垃圾桶结合的打印机,在1998年Naoto Fukasawa和Sam Hecht为Epson的设计团队作Without Thought workshop时呈现的,分析人们怎样使用特定的产品以及评定它们是否可以重新设计,使其更有效率和更令人愉快。

Tile Light naoto fukasawa
 

1998年为日本INAX Corporation设计的Tile Light,既是瓷砖也是壁灯。这是他早期此领域的一个实验,相对于他目前从事的一个研究项目”intelligent wall”,即关于设计未来家庭,如何整合各种产品和环境。

Muji CD Player naoto fukasawa
1999年设计的Muji CD Player,无需介绍,通常的设计师认为AV产品都是个黑疙瘩。

Perso<em></em>nal Skies naoto fukasawa
 

2001年设计的Personal Skies,也无需多介绍,介绍IDEO的书中提到很多,Naoto Fukasawa和IDEO畅想的未来工作空间,每个人可以定义自己的工作空间。

Infobar naoto fukasawa

2003年设计的Infobar,我们前面介绍过,这一个为最初的版本。

W11K naoto fukasawa
 

2003年设计的W11K手机,来自于Naoto Fukasawa的儿童记忆,削土豆时,本来是圆的,后来变成轻微有斜面的,当他把土豆放到水中去清洗时,斜面让土豆变得少滑溜一点,而且确信别人也喜欢这种感觉(触觉)。

Humidifier naoto fukasawa

2003年设计的Humidifier,无需介绍,这个形状很多人都在“学习”。

Juice Skin naoto fukasawa
 

2004年设计的Juice Skin,我们前面介绍过。Naoto Fukasawa经常把玩人们对已存在的物体的记忆体验,激励人们这种情感其融入新的物体。

Déjà Vu naoto fukasawa
 

2006年设计的Déjà Vu椅子,“有很多产品没有必要去重新设计,比如椅子,因为你能从人们使用很长时间的那些椅子中找到一条好的。但是即使椅子,也能设计的让我们生活更好。当我设计一条椅子的时候,中心思想就是努力把它做的像把椅子。每一件产品都有它的被识别的核(我们前文LG ARTCOOL空调对这个观点有过讨论),如果你可以把它当作新产品的核心,那么你们纠正坏的部分,从而做一条更好的椅子。”

Terra bathtub naoto fukasawa
 

2006年设计的Terra bathtub,这个Terra(土地)浴盆的设计是来自于他21岁时的记忆,1978年他第一次走出日本在阿富汗看到Band-i-Amir(班德·伊·阿密尔湖),那是一个以生动的蓝色湖水闻名的湖,Naoto Fukasawa被蓝色和土地棕色的对比所打动,他想用Terra唤起大地承载雨露的感觉,在土地上翘起一块大岩石留下的形状。用大理石来和水的颜色形成对比。

Cosmos chandelier naoto fukasawa
 

2006年设计的Cosmos chandelier,宇宙吊灯,前面我们也提到过(swarovski 2006米兰展)。用electroluminescent(场致发光的, 电致发光)纤维做成,一次在Stockholm演讲中偶然碰到,演讲厅停电,他们用electroluminescent纤维(前文【Sonumbra,光的音影】使用的也是electroluminescent纤维)照它上讲台,虽然和霓虹一样,很刺眼但发光并不多,用来做灯不合适,但是用来作吊灯(chandelier多指装饰性的灯),你则可以在上面做一些很狂野的东西。
 


0 5
© 2014-2017 中国设计之窗 www.333cn.com 版权所有
深圳市中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深圳设计之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龙华区布龙路4号127陈设艺术设计产业园A栋203-206
首页
设计资讯
作品备案
设计师
设计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