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中国设计之窗设计资讯详情

更多

作品备案盖章纸质证书需另出工本费,邮寄到付!

展示受超现实主义运动影响的七件艺术品

行业资讯
1年前 1879 0

      超现实主义运动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初,它从达达主义的灰烬中崛起,代表了那些反对数十年理性主义的艺术家。他们远离了当代的现实观念,展示了惊奇、不切实际、悖论和幻想的元素。正是这种革命性的反逻辑,将20世纪上半叶运动高潮时期的一些最具标志性的作品联系在一起,并继续定义我们今天公认的超现实主义艺术作品。
      鉴于超现实主义对幻想和荒诞的痴迷,这一运动经常被认为是艺术世界中一个与我们生活的现实脱节的派别,这并不奇怪。但这是一种误解。正如在一个新展览中所探索的,超现实主义也对设计产生了开创性的影响——从时尚到家具和电影——将其从梦幻世界带回到日常生活中。 
      刚刚在伦敦设计博物馆开幕的《欲望的对象:超现实主义与设计1924》汇集了一系列超现实主义先驱及其后代的作品,展品横跨近100年,其中大部分是从德国维特拉设计博物馆借来的,包括标志性雕塑和现成品,如马塞尔·杜尚的《瓶装啤酒》(1959),以及超现实主义时尚和室内设计的主要范例,以及象征超现实主义与人工智能之间新兴关系的技术创新。下面,展览的策展人凯瑟琳·约翰逊向我们介绍了其中的一些亮点。
萨尔瓦多·达利,爱德华·詹姆斯,《龙虾电话》(1938年)
Salvador Dalí, Edward James, Lobster Telephone (1938)
      这是展览中最具标志性的作品之一,也是说明早期超现实主义将日常物品拼凑成令人惊讶的混合体的做法如何导致创新设计作品的关键。达利为英国艺术收藏家爱德华·詹姆斯的家设计了它,并由西迪恩学院的爱德华·詹姆斯基金会借给了设计博物馆。这是一款功能齐全的电话,设计用来给人一种用户在对着听筒说话时亲吻龙虾的感觉。
      詹姆斯为他的伦敦联排别墅委托了11部龙虾电话,并与达利密切合作,最终选择了红色、黑色和全白色配色。这件作品通常作为一件艺术雕塑单独展出,但在《欲望的对象》展览中,你可以在红唇沙发和香槟玻璃灯旁边看到它——这也是达利与詹姆斯密切合作设计的。展览展示了詹姆斯狂野而华丽的内饰,同时也向他在这件作品制作中的重要角色致敬。
梅拉·奥本海姆,《手镯》(2014年版,1935年原版)
Meret Oppenheim x Gems and Ladders fur bracelet
      梅拉·奥本海姆为伊尔莎·斯奇培尔莉设计了一款毛皮手镯,据报道,她在巴黎一家咖啡馆与同为艺术家的巴勃罗·毕加索和多拉·马尔会面时佩戴了这款手镯。他们认为任何东西都可能被毛皮覆盖,奥本海姆不久后创作了她广受欢迎的超现实主义作品《毛皮/物体中的午餐》——一个覆盖着毛皮的杯子和碟子,通过将家庭与神秘结合,打破了人们的期望。这件作品是她的设计的当代版本。
      将这件作品与达利的红唇沙发这样的作品进行比较是很有趣的,它体现了对女性性感的商业化刻板印象——被动、甜美、可用。奥本海姆对皮毛的使用也不亚于情色,但她的手镯有一种野性、野蛮的形象,这赋予了佩戴它的女性力量。
亚斯米娜·阿塔,蓝色Kosmos系列(2020) Yasmina Atta, Kosmos in Blue, wings (2020)
      时装设计师亚斯米娜·阿塔(Yasmina Atta)通过她以非裔美国人为灵感的研究生系列《蓝色Kosmos》创造了她自己的神话。尼日利亚豪萨建筑和神话人物(如西非海牛)与流行文化和科技未来融合在一起。阿塔在出乎意料的并置中找到了和谐,并从各种来源获得灵感,包括奥斯曼·塞姆贝和吉布里尔·迪奥普·曼贝蒂的电影,以及日本动漫中“冈达女孩”穿的防弹衣。
      这件衣服是一套经过装饰的皮革翅膀,通过泡沫背带固定在穿着者的身体上。它有一种故意DIY的感觉,因为它是在阿塔的工作室里制作的,当时她无法获得材料。她希望最终的产品能反映这种体验,因此翅膀代表了一个更个性化、现成的时装品牌。
Daniel Roseberry的Schiaparelli,粉色迷你裙,2021春夏高级时装
Schiaparelli by Daniel Roseberry, Pink minidress
      Elsa Schiaparelli将她的标志性粉色描述为:“一种令人震惊的颜色,纯净而纯洁。”这件令人震惊的粉色迷你裙的肌肉形状是对Schiaparrelli设计语言的当代诠释。夏帕瑞丽在本世纪重获新生,在Roseberry的影响下,目前正朝着令人兴奋的方向前进。我们很高兴能够展示这件迷你裙,它配有一对超大的黄铜耳环,形状像夏帕瑞丽的签名挂锁,以及一双金色脚趾的靴子,与雷内·马格利特的绘画《红色模特》相呼应。
曼雷,Cadeau(1963年复制的1921年丢失的原件)
Man Ray, Cadeau/Audace (1921/1974)
     与展览中的其他一些“现成作品”一样,包括杜尚标志性的《瓶装啤酒》,这件作品是经过签名的重版——这意味着曼雷在几十年后以授权复制品的身份重新创作了这件作品。最初的作品是一个一次性的、激进的姿态,以至于当它通过照片和轶事而出名时,它就被扔掉了,或者说是丢失了。因此,策展人呼吁所有违反规则的艺术家和新兴或后超现实主义者——保护好你的物品!!
Front 工作室,素描家具,AP 2(2013)
Front, Sketch Furniture, AP 2 (2015)
      Front工作室的素描椅是通过用手势进行素描而设计的。这些手势使用运动捕捉技术捕捉,然后转化为3D打印作品。3D形式捕捉了功能性家具中人类运动的原始自发性和杂乱性。它与毕加索的灯光画完美结合,如展览中素描椅旁的一张照片所示。
      像素描椅这样的融化、碎片化和蔓延的形式是超现实主义设计美学的核心。它们表达了创造性和心理自由。他们寻找自然形态,利用偶然的事故。Front工作室引导身体、本能和动作的方法是当代设计师仍在追随超现实主义者寻找绕过理性思维、让潜意识找到表达方式并从传统艺术和设计实践中解放出来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蒂姆·沃克,《W》杂志《比天堂更奇怪的照片》(2013)
Tim Walker (2013) in the Objects of Desire exhibition
      著名时尚摄影师蒂姆·沃克表示,他总是觉得自己和超现实主义者在一起,并受到超现实主义的启发。展览中的两张照片都以蒂尔达·斯温顿为模特和合作伙伴,来自W杂志《比天堂更奇怪》的拍摄。他们以该地为背景,以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为灵感进行时装拍摄,参考了莱昂诺拉·卡林顿和莱昂诺·菲尼等画家的作品。

0 0
© 2014-2019 中国设计之窗 www.333cn.com 版权所有
深圳市中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深圳设计之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龙华区布龙路4号127陈设艺术设计产业园A栋203-206
首页
设计资讯
作品备案
设计师
设计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