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中国设计之窗设计资讯详情

更多

作品备案盖章纸质证书需另出工本费,邮寄到付!

一件礼服,跨越两个世纪,最终在巴厘岛重新绽放出光彩

设计教程
6月前 1325 31


 


 

这是今年上半年和我的设计师朋友进行的一次跨界合作,感觉挺奇妙的,正好在整理之前的一些创作资料,于是就挑了一些合作过程中的图片,随意的写了点记录和感想,和我的朋友们分享一下:)


 

今年三月底的一天,我的一位好朋友,来自台湾的婚纱礼服设计师DANIEL WANG 王大诚老师联络我碰面,告诉我说最近有一位客人从巴黎的拍卖行带回来几件古董礼服,准备送来上海让他进行修改加工,而其中某一些环节,有可能需要我提供帮助。
 


 

热心如我,为朋友两肋插刀一向是义不容辞。刚好那时候也没有特别重要的工作压在手上,于是就很爽快的答应了。并且,更多吸引到我的还是那几个关键词:巴黎,古董,礼服……发挥一下想象力,差不多半个多世纪以前,是哪一位名媛贵妇曾经穿着它出席过怎样衣香鬓影的聚会场合,留下过怎样销魂的风流韵事。而今,它辗转被收藏、被拍卖,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人的手,最后又要在来自中国的新主人身上重新焕发光彩,这本身就是一件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当然我的这位朋友,DANIEL,王大诚先生,我们俗称的王老师,本身也不是一般的人物。他是台湾知名的服装设计师,WTC品牌的掌舵人,擅长的是婚纱礼服的设计,以昂贵精致、费工费时的高级手工定制而闻名。包括林志玲、陈乔恩、蔡诗芸在内的诸多明星名媛都是他的忠实拥趸。《小时代》电影系列1、2中那些美轮美奂的礼服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言归正传,王老师先让我在手机上看了客户传过来的几件古董礼服的照片。其中有一件白色织花缎面的长礼服,准备按照客人的身型修改之后,委托我在上面手工绘制一些图案。


 


 

至于手绘图案的题材,王老师选中的是铃兰。一方面,这位客人的名字中正好契合了一个玲字,另一方面,这件礼服预计问世的五月,也正好是法国传统的铃兰花节。更重要的是,具有“幸福归来“含义的铃兰花,本身也是素净优雅的代表,以花为名的这件礼服,一定要够美够仙。


 

在这之后大约过了十来天,也就是4月中旬的时候,王老师打电话告诉我,说衣服到了,让我去他的工作室看实物,然后,又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那件铃兰的礼服,情况似乎有点不乐观。


 


 

当我第一次看见这件漂洋过海来到上海的古董礼服的时候,我也和王老师一样,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年深日久,原本应该素净洁白的缎子面料已经泛黄,呈现出一种类似象牙黄的色泽,缎面上的一部分织花也失去了当初的紧致细密,变得略有糟朽。更加为难的是在礼服的前胸部分正中,还有几块不知道是什么液体浸染之后留下的污迹,而这样陈年的污渍,基本上是很难有办法完全去除的。


 

所以,摆在我们面前残酷的现实就是——拿这样一块有先天缺陷的肉,要炖出一锅好汤来,难度着实不小。
 


 

既然原材料能够利用的部分有限,那么就只有动大手术了。于是王老师开始准备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首先,就是要修改原本这件旧礼服的版型样式。


 

在原有的吊带式礼服长裙的基础上,王老师选取的是:十九世纪在法国广为流行的帝政式风格


 

————————————————————————————————————


 

小小的科普一下:【帝政式风格女装】


 

1804年拿破仑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在文化上主张古典艺术的全盘再现,导致法国宫廷中文艺复兴风潮的回归。这个时期的女装从古希腊和古罗马传世的绘画和雕塑中汲取了灵感,塑造出类似拉长的古典雕塑的理想形象。及乳的高腰设计,线形具有明显转折的袒领、短袖.裙长及地,用料轻薄柔软,色彩素雅,装饰很少。裙装自然下垂形成了丰富的垂褶,对于人体感的强调与古希腊服装非常相似。这种样式在历史上称作“帝政样式”(Empirestyle)。帝政样式对于后来的女装发展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达维特《雷卡梅尔夫人像》


 

安格尔《凯罗琳·里维勒小姐的画像》


 

在同时期两位著名的肖像画大师安格尔和达维特的诸多油画作品中,经常可以看见身着帝政式服装的贵族仕女形象。


 


 

当然,最身体力行的还是拿破仑的皇后约瑟芬,在她的很多肖像画中,皇后都穿着复古的帝政式长裙,高雅浪漫,风韵迷人。


 

在很多经典的电影中也不难看见帝政式女装的出现,例如《理智与情感》、《艾玛》、以及大名鼎鼎的《泰坦尼克号》。


 

————————————————————————————————————


 

继续来聊我们的这件礼服。既然选定了帝政风格,那么原有的肩部吊带以及腰部的廓形都需要进行修改。原来的上身前襟因为有清洗不掉的脏污,只能舍弃,选用了近似质地的白色绸缎重新缝制。而大面积的腰身、裙摆,则继续采用原先的面料。然后,在腰身部位添加一层质地轻柔的欧根纱,既避免了因为面料不足造成版型上的尴尬,又增添了活泼灵动的气息,穿上身行走,必定是衣袂翩飞,仙气十足。


 

整个理念和修改意见一出,客人当然是满口的赞成,并且提出希望能够穿着它出席五月初在巴厘岛的时尚活动。


 

从四月中旬到五月初,留给我们的时间就只有不多的十来天了。节奏一下子又变得紧促起来,王老师和我兵分两路。他来负责礼服款式的改制,而我,则要开始准备手绘图案的设计。


 


 

像这样花卉的绘制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况且在很多欧式的装饰品、瓷器、绘画中,就有很多漂亮的铃兰图样素材可以采用。基本的图样和技法确定之后,我最担心的其实是画到礼服上的效果能不能如同我预期的那样好。这样的古董礼服,世间别无二件,一旦画错,那就根本不可挽回了。


 


 

还好因为有那几点污渍,上身的前襟被拆了下来,这一小块面料就成了我练笔的试验品。还好,这种织花的缎面,虽然纹理粗糙了一点,但是吸水性并不强,不会造成颜色的大面积晕染弄脏。唯一的遗憾就是面料上遍布的扇形羽毛状植物的织花,让我要作画的部分显得凹凸不平,当然,这个也是无法避免的啦。


 


 

期间我和王老师还研究过整件礼服上图案的布局。最初王老师准备在上身的前襟上画对称的两束实物大小的铃兰花,这一建议被客人否决掉了。客人更希望花朵元素更多出现在裙摆上。于是又开始重新设计花束的图形,这样一来需要绘制的面积就更大了,而为了有最佳的视觉效果,花朵也会比实物大很多。


 

直到五一的时候,王老师那边才将这件礼服改制完成。而距离巴厘岛活动的日期,已经不足一周时间。


 


 

经过精心洗涤改造,原先那层因为陈年累月收藏造成的象牙黄已经彻底褪去,重新焕发出素雅洁白的光彩。而增加的这一圈轻柔飘逸的欧根纱裙摆,让层次更加丰富,更显年轻浪漫。


 


 

接下来就是要确定铃兰图案的位置和尺寸大小了。我将事先设计好的铃兰图案拷贝在半透明的硫酸纸上,再用别针固定到礼服裙摆上看效果,然后和王老师一起斟酌,几经修改,终于确定好了在哪画以及画多少画多大的问题。


 


 

之后的几天里,我把礼服带回家开始了精雕细琢般的绘制。先是将画在纸上的设计图按原样大小转描到礼服上,这个环节需要非常仔细,因为线条是否描得工整直接会影响到成品的精致程度。还好,没有辜负我多年画工笔白描的打下的基础。


 


 

然后就是上色。整个手绘过程我选用的是法国进口的PEBEO贝碧欧纺织颜料,基本上技法和水彩画差不多,先用白色打底,分几层罩染,效果看上去还行。
 


 


 

这么多的花朵,画到后面也就越来越顺手了。接着开始的是叶子部分的绘制。可以看得出来,我的颜色是直接盖过了原先面料的织花部分的。


 


 


 

当一束铃兰花画得差不多了,就要站起来走远一点看看效果,如果有不协调的地方就要坐下来继续调整。几次之后,大致的效果也就浮现出来了。


 


 

隔着一层欧根纱,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好奇妙。


 

铃兰花束有大有小,穿插其间,从前到后,刚好在裙摆围成一个半圆。加上完工之后的熨烫和缝边,至此,这件铃兰礼服算是大功告成!


 

可怜的我在几天的赶工手绘过程中,因为用眼过度,左眼长了麦粒肿……最后是肿着眼睛去的巴厘岛……


 

巴厘岛时装周的最后一晚是王大诚老师的压轴大秀,谢幕的时候,主办方品牌的创始人,也就是这件铃兰礼服的主人黄女士和王老师携手上台,全场掌声雷动。


 


 

庆功派对上,我也和黄女士以及这件来之不易的礼服蹭了个合照,嘿嘿。


 

一件礼服,跨越两个世纪,从法国到中国,从巴黎到上海,经过奇思妙想的改造,最终在风景如画的巴厘岛重新绽放出光彩,这本身就是一件有趣又妙不可言的事情。


 

————————————OVER————————————

(部分图片及文字资料来自网络)


 


 


0 31
© 2014-2017 中国设计之窗 www.333cn.com 版权所有
深圳市中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深圳设计之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龙华区布龙路4号127陈设艺术设计产业园A栋203-206
首页
设计资讯
作品备案
设计师
设计作品
分享到